• 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主页 > tt娱乐网址 > 娱乐资讯 >
节目由此走向了更严重的重复和同质化综艺娱乐
发布时间:2018-10-23  阅读量: 编辑:本站

  2015年3月底,湖南卫视《我是歌手 3》刚刚落幕,东方卫视《花样姐姐》就迅速登场,一群“颜值”爆表的帅哥靓女开始俘获一颗颗少男少女的心。进入4月,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2》和湖南卫视的《花儿与少年2》再度袭来,且大有分庭抗礼之势。一夜之间,综艺娱乐节目仿佛猛然惊醒,开启了狂欢模式。无论是对于生活在北上广的“励志小白领”,还是徘徊于毕业季的大学生们,甚至还有那些即将进入灰色六月的“高考一族”,综艺娱乐节目仿佛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口。在那里,有许许多多快乐的人们,有许许多多青春的影子,在春日明媚的阳光照耀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就像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香港喜剧片的辉煌一样,当下的中国综艺娱乐节目正好满足了大众的多元化消费需求,凭借轻松有趣的节目氛围给人们带来欢乐的同时,也对缓解个人焦虑、营造社会和谐氛围和促进精神满足等方面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国外成功的综艺娱乐节目是与当地观众的接受心理和文化价值相契合的,却未必与我们的“水土”相合。因此,在“拿来”的同时,一定要仔细甄选,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此外,在消化的过程中,要把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和道德思想融合进去。只有将世界性的表达方式与中国本土的文化价值有机结合,提升自身的原创能力,才能制作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真正优秀的电视综艺娱乐节目。

  每个时代都有独特的时代特征,从中国第一家电视台诞生至今已经六十余年,这期间,中国电视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当下狂欢的综艺娱乐节目,我们有必要静下心来思考一下,目前在人才培养、技术设备、制作观念上所存在的问题,去探讨该如何内外兼修,脚踏实地地奋起直追,办出更多有文化内涵、有社会责任感的精品节目。或许,这才是一个电视综艺娱乐节目制作者当下最紧要的事,也是对观众最好的交代。

  确实,电视综艺节目通过营造影像世界的饕餮盛宴,将娱乐崇拜推向极致,给我们带来了精神上的满足,丰富并充实了我们的业余生活,也为那些成长于“读图时代”的观众们提供了一处狂欢的伊甸园。然而,当曲终人散、狂欢落幕之时,更多的焦虑与孤独也随之而来。

  美国人尼尔·波兹曼多年前曾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警告过,“我们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不过对于他的警告人们似乎并没有多么在意,“娱乐崇拜”反而愈演愈烈。此刻,挥舞着“娱乐至死”大旗的综艺娱乐节目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低俗、揭露隐私、大尺度等等,不断吸引着观众的眼球。

  在这盛况之下,各台相互模仿,节目由此走向了更严重的重复和同质化。《非诚勿扰》刚刚火起来,很快神州大地,从南到北都在相亲;《爸爸去哪儿》第一季还没播完,“妈妈去哪儿”“爸爸回来了”就出现了;那边《花儿与少年》中的姐姐弟弟还在国外,这边国内的阿姨爷爷已经蠢蠢欲动了……这种集体扎堆跟风现象,不仅让观众产生视觉疲劳,也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

  如今,各种类型的真人秀娱乐节目此起彼伏,“现象级”的综艺接连上演,综艺格局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其实,不仅在中国,早在上世纪末,综艺娱乐节目就已经是欧美国家各大电视台相互争抢的“香饽饽”。那么,综艺娱乐节目是凭借什么力量让各大电视台为之“前赴后继”?又是什么让它在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一道道“限娱令”之后,还不断刷新着收视率、越来越火?

  首先,“拿来主义”盛行,节目缺乏创新,同质化现象严重。打开中国电视荧屏,各大卫视热播的综艺娱乐节目几乎都能在海外找到相似的影子,而真正本土原创的综艺娱乐节目几乎没有。从早期的《超级女声》模仿《美国偶像》,《开心辞典》模仿《谁能成为百万富翁》,到2012年秒杀各类选秀节目的The Voice 中国版《中国好声音》,2013年引进韩国的Running Man的《奔跑吧,兄弟》,再到最近安徽卫视重金购买的韩国户外生存类节目《金炳万的丛林法则》……仅2013年我国便从海外引进了超过50档的综艺节目,被戏称为中国电视节目的“版权引进年”。

  进入21世纪,计算机网络的迅猛发展,多媒体技术的日新月异,宣告着信息爆炸时代的来临。淹没在信息海洋中的人们,开始从以印刷文字为中心的“读文时代”转向以影像为中心的“读图时代”。其中,电视图像已经成为当代支配性的传媒形式,且欢快刺激,浅显明了的电视综艺娱乐节目正好契合了人们那颗不安的心。

  第一,铁肩担道义,良心做节目。相比新闻媒体,电视综艺娱乐节目虽然首先是给人们提供休闲娱乐的功能,但是作为一个大众传播媒介,不能一味追求收视率,它应该有所坚守和担当,不能为了迎合一部分人的低级趣味而丧失娱乐节目应该具有的精品意识,更不能靠“三俗”来投机取巧赢得观众,而是应该本着自己的良心多做一些弘扬“”的好节目,靠提高节目品质来赢得观众。

  第三,洋为中用、本土改造。我们经常一方面惊叹于国外原创综艺娱乐节目井喷的盛况,另一方面又不断自嘲中国本土节目原创能力的薄弱。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的电视综艺节目要比韩国落后10年,而且落后是全方位的,专业人才储备、制作经验和观念等等,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原创能力的不足。确实,若想追赶上别人的脚步,向其虚心学习是必然的一个过程。

  经济的腾飞给我们带来了物质上的极大满足,同时也制造了许多“焦虑的中国人”。生活在底层的人们渴望实现自己的梦想,而生活富足的人们也并不都是怡然自得,每个人似乎都有一颗来不及去安放的躁动心灵。

  第二,提升综艺娱乐节目的文化内涵。这里的“文化内涵”主要包括知识性、时代性和审美情趣三个方面。中国有着五千年悠久的文化历史,无论是与周边的日本、韩国,还是大洋彼岸的美国相比都更为悠久。正所谓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如果能够很好地将我国的灿烂文化融入节目之中,让观众在身心愉悦的同时收获知识,得到教益,这样高品质的综艺娱乐节目必将唤起华夏儿女的认同感,同时也会因民族特色鲜明而走向海外。

  其次,质量低下,品位低俗,缺乏人文关怀和文化底蕴。市场化的运作模式使得电视行业以收视率、广告收入作为节目制作的终极目标。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之中分得一杯羹,扩大节目影响力,一些节目制作单位往往去迎合一部分受众的低级趣味:炫富、语言暴力、挖掘隐私、嘉宾、尺度大胆等等,完全忘记了电视媒体作为一个公众平台所应起到的社会担当,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职业操守和责任。例如,在《花样姐姐》一期节目花絮中,刻意将嘉宾争吵、衣着暴露的段落放大、反复播出,这在短时间里确实能博人眼球,刺激观众的收看,但从长远来讲,是对节目的一种伤害。

  最后,电视综艺节目制作人员整体素质参差不齐。我国综艺娱乐节目虽然发展迅猛,但是相比于国外还是较为年轻。社会责任感强、专业技术扎实、经验丰富又有创造力的制作团队和人才比较少。电视综艺节目制作人员素质的欠缺,则直接制约了节目质量。

  相较上世纪十年代电视剧的黄金时代,近年来,晚间黄金档的电视荧屏,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综艺热”。从2010年开始,以江苏卫视《非诚勿扰》为代表,婚恋相亲节目遍地开花,到2012年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则掀起了“导师制”选秀,再到当下的《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真正男子汉》等,一大批户外跟踪纪实类节目把我们彻底带入一个“虐星时代”。


本文由:本站 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